景行维贤

吴邪永远是我家的!!! 日常疯狂给PP女神打call 瘦金体初级渣渣 万年手残党
灵魂画手 上色废

自己写的一个吴邪的结局

尘埃落定
吴邪的计划成功了,张起灵被接了回来,所有人都脱离了那个枷锁,不在有人在暗处控制着全局,迫使人们走上不愿走的路,大家都可以过自己的人生。
吴邪在回到杭州后,整顿了一下吴家盘口,就消失了,对,叱咤风云的吴三爷就这么失踪了,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吴家所有的盘口,产业,全都并给了解家,当夜,解当家喝了个酩酊大醉,最后,将酒杯搁在桌上,喃喃了一声:“尘埃落定了啊!”秀秀在一旁静静的看着这一切,回了一句:“嗯,是的。”
吴邪在当天问了王盟,让他在盘口和那个小铺子之间选一个,他选了后者,他说,经历了那么多,他觉得还是当个小市民比较好。
胖子回了广西巴乃,但在得知吴邪失踪后,他收到了一个包裹,发件人:吴邪。里面有一封信,一张附有密码的银行卡和这些年的一些照片。
信中内容如下:
胖子:
你看到这封信时,我已经离开杭州了,不必找我。
这些年多谢胖爷你的关照了,谢谢你的信任,我无以为报。
那张银行卡是我的一些积蓄,你后半生应该用得到。找个女人过后半辈子吧。
此生有你这样的兄弟,足矣,天下大事,分久必合,合久必分,是时候说再见了。
再见
天真
吴邪在走之前给那三个小崽子通了电话,说了一些有的没的,最后给他们都交代了一下,以后不用找他谈人生,让他们有什么大事找解当家或者王盟,最后还让他们高考好好复习,弄得几个小崽子觉得吴邪是不是要自杀。
走的那天他在潘子的墓前站了很久,也说了很多“......潘子,这大概是我最后一次来看你了,这些你都拿去用吧。”说着烧了一大堆纸钱,纸房等等。“你和那老狐狸一定要好好在下面等着我去啊,我会给你们讲讲上面的趣事。再见了。”说完,转身要走,去发现张起灵在不远处,吴邪咧了咧嘴,说:“你这大族长,事儿那么多,怎么有空啊?”“我来和故人道别。”还是和原来一样,一点感情都不流露出来,真是让人火大。“我对你没什么好说的,好好过日子,你的命还长,找个你们张家内部的妹子,好好过,但是千万别找张海杏那样的。”吴邪有点无奈。“已经有了。”“嗯?!谁啊,这么有福气?”“梁湾。“好好好,你开心就好了,真的要说再见了,保重。”
“嗯,我会的。”擦肩而过,犹如当年他们的相遇,可人已变。
王盟把车停在了路边,对着副驾驶的人问道:“真的要这样吗?”“嗯。”“还会有危险吗?”“不会,永远都不会了,放心吧。"说着掸了一下身上暗红的喇嘛服,下了车。“以后有什么不得了,你解决不了的事再来找我,平常最好别来,尽量不要让那些人知道。”“好的,老板。”“我不是老板了,你才是,要改口啊。”这一声是从远处飘来的,王盟知道,他已经走远了。
“老板!”王盟喊道“再见了,老板!”吴邪转过身,合掌,鞠躬,嘴中念了一句尘埃落定,王盟听不清,却见吴邪勾了勾嘴角,王盟觉得那笑中带着几分释然,几分自嘲和几分孤寂。吴邪是背着光站在高处,那时,王盟觉得吴邪好像成了仙人,只要脚轻轻一踏,就能乘云离去。
进了正殿,上师问道:“真的准备好了吗?”“嗯,准备好了,因为尘埃落定,一切安好。”

我直接忽略掉了黑瞎子,吴一穷夫妇(我的公公婆婆),和吴二百。。。

瓶邪党看到小哥和梁湾在一起会杀了我吧。。。

其实本来小哥说梁湾哪里还有一句:小哥说:“梁湾。”吴邪回了一句:“我去,你们张,汪两家准备联姻?”“不,是真心。”你们真的是真心的?我怀疑。。。但是觉得有点毁气氛,就没写

其实这个脑洞本来是这样的吴邪静静的站在西湖的一棵柳树旁抽着烟,念了一句尘埃落定,然后胖子在后面叫吴邪快去结账(对,是庆功宴,大家都好好的),结果一想到关根这么有佛性的词,就重开了个脑洞。。。然后就丧心病狂,变成了这样。。。

评论 ( 2 )
热度 ( 1 )
 

© 景行维贤 | Powered by LOFTER